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學習專欄21/

鍛造中華民族的精神品格——從甲午戰敗到抗戰勝利的歷史啟迪

頁面功能 【 字體: 】 作者:  時間:2019-5-14 9:35:15

 

2014年是甲午戰爭失敗120周年和抗日戰爭勝利69周年。中國舉行了多種形式的紀念。同時紀念一場敗戰和一場勝利,這是一個世界奇觀。

  這是在同一個戰爭舞臺上,與同一個對手,在不同時空進行的兩次生死決戰。第一個回合,日本勝了,晚清中國被打倒在地;第二個回合,中國絕地反擊。日本放下武器,徹底投降。

  第一個回合,中國軍隊裝備精良,數量占優,依托后方本土作戰,為什么一敗涂地?第二個回合,中國處于全面軍事劣勢,卻贏得全面勝利,這又是為什么?

  間隔半個世紀的這兩個問號里包含著的歷史秘密,不僅是解開今日中國諸多現實疑問的鎖鑰,也是我們能否真正樹立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進而堅定實現中國夢信心的關鍵。

甲午戰爭敗在“私” 抗日戰爭勝在“公”

  甲午戰爭是朝廷的戰爭,敗在一個私字,私則弱,弱則敗;抗日戰爭是全民族的戰爭,勝在一個公字,公則強,強則勝。

  反思甲午戰爭失敗的文章汗牛充棟。但我認為晚清中國最根本的敗因是在“心”上。晚清中國不是被戰敗的,而是被嚇敗的。一個大國被小國嚇敗,這才是真正令中國萬世蒙羞的地方!

  甲午戰爭幾乎每一個階段,從國力和軍力等硬指標上看,清朝都有戰勝日本的條件。琉球外交事件初起,清朝有先發制人,除患于未然的戰略機遇;戰爭初起,清朝可集中海軍主力主動出擊直搗長崎,回頭兜擊日本艦隊。陸軍守平壤,大軍入朝決戰全殲日軍;第二階段,日軍進攻遼東,清軍可堅守大連、旅順,北洋海軍主力尚存,可抄后路,陸海夾擊。即使五戰盡墨之后,清朝還有堅守北京城,以待勤王之師,聚殲日軍于東北、華北之間,同時外交策俄斷日后路,或遷都再戰的全勝選擇。但是,它一次機遇也沒有抓住,惶惶奔逃,匆匆認輸。

  由于日本所提《馬關條約》條款過于苛刻,當時朝野多主張拒和、遷都、再戰。為什么清政府不敢繼續和日本打下去?一是遼東祖宗陵地已在敵手,怕遭羞辱,內心已恐;二是北京經營多年,有著無數的珍寶,怕再遭蹂躪;三是經歷太平天國“誓殺清妖”,清廷對深入漢地心有余悸,遷都怕生不測。都是心病!權衡再三,賠款割地,負擔是全國人的;遷都再戰,損失的卻是朝廷自己的珍寶,甚至有可能是朝廷本身。于是同意接受強盜的勒索!

  此時的李鴻章,在大辦洋務中發了大財,留美的洋務要員容閎說李“絕命時有私產四千萬兩以遺子孫”,其中相當數量的銀子還存在“日本茶山煤礦公司”,他害怕繼續與日本開戰,自己的劣跡被揭露,于是不顧當時朝議和千秋罵名,上下其手,力排眾議簽下合約。李鴻章就是晚清統治階層的縮影,它身上折射著的就是王朝頹廢的死光。

  在反思甲午戰敗的文章中,有關于北洋艦隊裝備落后,沒有速射炮等說法。這個理由即使成立,也只能為甲午戰爭中黃海一戰的不分勝負做解釋。可是,另外四場陸地戰役慘敗怎么回事?

  由六十余座炮臺要塞群構成的旅順口和大連灣防御體系,因地勢險要,火力強大,被稱為東方直布羅陀。即使清軍在所有的地方都戰敗,它也應該在這里贏得一場絕對的勝利。

  但是,清軍總共只打出2發炮彈。主將早就棄陣而逃,士兵也都棄槍而散!一百多門嶄新的克虜伯大炮、二百多萬發炮彈、三千多萬發子彈全部成為日軍不戰而勝的戰利品和進攻中國的利器!

  甲午戰爭后,列強掀起瓜分中國狂潮,而清朝內部也迅速分化,各行其是:王朝建新陸軍以茍延殘喘;改革者欲拋棄老政府重組新內閣;革命者想徹底掀翻體制;農民搞義和團扶清滅洋;一批知識分子成為帶路黨,搞報紙、刊物等新媒體,抨擊時政,宣傳革命。大清國意識形態一片混亂,喧囂中新軍拿起槍來,輕而易舉地結果了清朝性命。

  封建統治階層的頹廢,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精神上不思進取,生活上驕奢淫逸,貪賄無度,外交上奴顏媚骨,軍事上懦弱退讓,不敢主動出擊,全力迎擊。由此帶來民風敗壞,社會整體墮落。

  1901年光緒在詔書中說:“我中國之弱,在于習氣太深,文法太密。庸俗之吏多,豪杰人士少……公事以文牘來往,而毫無實際。人才以資格相限制,而日見消磨。誤國家者在一私字,困天下者在一利字”。這個“私”字和“利”字的含義就是腐敗。政府和軍事指揮者各懷私心,不可能總是掩耳盜鈴地讓一線官兵同仇敵愾。官兵私心一生,于是軍心瓦解,一敗涂地。

  這是一種中國病——其根本原因是“統治階層的頹廢”,在中國古老政治肌體上引起的綜合并發癥:政治的、經濟的、軍事的、文化的混沌、失衡、無措、衰朽——我稱之為“政治植物人綜合征”,病癥如“眼”科:視野短淺,目光狹窄;“心”“腦”科:思維陳舊,茍且偷安;“精神”科:沒有核心價值觀,萎靡不振,畏敵如虎;肢體部分如官僚病:自私自利,腐敗無度;文人病:文弱無恥,空談漫議;軍人病:貪污浪費,惜死顧身。其他還有如富貴病——貪圖安逸享樂的生活;社會病——全民腐敗墮落等。

  力由心生。心已敗,何來力?

  邊界沖突軍事失利,晚清只求戰事早日結束,甲午戰役就此變成甲午戰爭。簽下《馬關條約》,晚清以為日本心滿意足,日本卻由此生發滅華之心。

  抗日戰爭就是甲午戰爭的繼續。

  令人扼腕的是,抗日戰爭開始的時候,中國政府和民眾的整體精神狀態居然和甲午年一般無二。

  1931年,日本關東軍密謀“九一八”事變。對此早有覺察的張學良卻電令其部下“此時與日本開戰,我方必敗,敗則日本將要求割地賠款,東北萬劫不復,宜力避沖突,以公理相周旋。”

  蔣介石對當時中國人精神狀態的評價是:“渾渾噩噩,毫無生氣。在行動中表現為好歹不識、是非不辨、公私不分。由此,我們的官員虛假偽善,貪婪腐敗;我們的人民斗志渙散,對國家福利漠不關心;我們的青年頹廢墮落,不負責任……使我們在天災和外敵入侵面前束手無策,無能為力。”

  馮玉祥在《我所認識的蔣介石》一書中回憶:蔣在“九一八”事變后說:“炮不如人,教育訓練不如人,機器不如人,工廠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頂多三天就亡國了。”

  領袖如此,國家如此,哪有軍心士氣?抗戰中國民黨軍隊有一百多萬帶槍投敵,堪稱世界笑話。其主力全部龜縮在西南深山密林中。二戰結束前一年,美國和蘇聯軍隊高歌猛進,法西斯在全球戰場都呈現頹勢。而日軍居然還在中國發起了大規模進攻作戰,數百萬國民黨軍沒有打贏一場像樣的戰役。美國由此失望,只好請蘇聯出兵。這直接導致戰后中國利益受損。中國軍隊居然不能在東北地區和朝鮮半島受降,而這又為后來朝鮮戰爭爆發埋下隱患!

  甲午戰前,晚清對琉球不敢保;二戰勝后,蔣介石對琉球不敢要。這又為今天東海爭端埋下隱患。

  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前人窩囊,后人遭殃!這個悲慘的結果,后來成為新中國和人民軍隊威武雄壯的背景,成為中華民族精神之光閃耀的黑色幕墻。

  抗日戰爭最后取得了偉大勝利,這是整個民族的光榮。但這份光榮卻遮不住國民黨政府的腐敗無能。所以,后來國民黨在擁有那么大軍事優勢的情況下,被中國共產黨軍隊的小米加步槍如風卷殘云一樣橫掃,其實就是人民拋棄了它!中國人民已經受夠了腐敗、懦弱、無恥、無能的政府,人民需要新中國!

中國共產黨是中華民族新精神的煥發者

  抗日戰爭之所以能勝,是因為此時中國這頭睡獅已開始醒來了。國民黨軍隊在正面戰場退卻的同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卻在向敵占區大踏步挺進!國統區雖然烏煙瘴氣,但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是誰把中華民族喚醒的?

  讓我們聽一首老歌:黃河之濱,集合著一群中華民族優秀的子孫。人類解放,救國的責任,全靠我們自己來擔承……唱這支歌的,是剛剛爬雪山、過草地,九死一生后到達西北高原,脫下紅軍服,換上八路軍軍裝的那批人,那是中國共產黨的隊伍。

  美國前作家協會主席索爾茲伯里,幾十年后重訪長征路,仍然被當年的壯舉所震撼。他動情地說:“長征將成為人類堅定無畏的豐碑,永遠流傳于世。閱讀長征的故事將使人們再次認識到,人類的精神一旦喚起,其威力是無窮無盡的……它所表現的英雄主義精神激勵著一個有十一億人口的民族,使中國朝著一個無人能夠預言的未來前進。”

  “人類解放,救國的責任”,有這樣的胸懷,正是中國共產黨人與眾不同的品質。中國共產黨人首先是愛國主義者,但還是正義的國際主義和人類主義者!這就是我們的信仰!

  長征正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軍隊和新中國靈魂的真實寫照。我們的一切勝利,都可以在信仰和精神這里找到源頭,未來中國和中華民族發展和強盛的密鑰,也深藏在這里!

  齊齊哈爾有個烈士叫史履升,臨刑前對難友說:“中國人民是殺不完的。請你們相信我的話,祖國不久就要勝利的,革命就要成功了,你們要好好地活著,將來為祖國工作呀!”他絕命詩中有這樣一句:今生余去也,中華萬萬年!這是千千萬萬中國共產黨人在那個年代的寫照。在他們的心底,都有一個民族復興的中國夢。

  在那樣的時代,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軍隊,是中華民族優秀分子的集成,是中華民族精神不滅的象征。有這樣精神情懷的人,還有什么樣的敵人不能戰勝?

  抗戰勝利五年后,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軍隊在清朝軍隊曾經屈辱失敗的朝鮮戰場上演出了一場波瀾壯闊、驚天動地的活劇。

  那是新中國第一批遠征軍書寫的。他們不僅續寫了中國歷史的光輝篇章,還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跡。毫不夸張地說,在以弱敵強的戰爭中,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軍隊,創造過如中國軍隊在朝鮮戰場那樣的輝煌。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再有了。為什么?我舉兩個例子。

  上甘嶺戰役。美集團軍司令范佛里特原計劃只用兩個營的兵力、5天時間、傷亡200人便拿下上甘嶺。然而,此戰卻打了43天,向兩個小山頭傾瀉了190萬發炮彈和5000枚巨型航彈,火力密度聞所未聞。整體山頭被削低半米。美軍對坑道進行封鎖、轟炸、爆破、焚燒、堵塞,投擲毒氣彈、硫黃彈。坑道里缺糧、缺彈、缺藥,缺氧、缺水,志愿軍戰士全靠頑強的意志在堅持。“聯合國軍”動用了六萬余人,傷亡了兩萬余人,仍未拿下。

  第十五軍《抗美援朝戰爭史》這樣描述:“上甘嶺戰役中,危急時刻拉響手雷、手榴彈、爆破筒、炸藥包與敵人同歸于盡,舍身炸敵地堡,堵敵槍眼等,成為普遍現象。”

  一句“普遍現象”,足以泣鬼神!可以說,這樣一支中國軍隊的形象,與鴉片戰爭、甲午戰爭中的中國軍隊,已不可同日而語。為什么同一個種族僅僅經過半個世紀就完全脫胎換骨?是中國共產黨為中華民族注入的理想和信念,新中國領導人以漢唐尚武之風,將倍受列強凌辱的“東亞病夫”塑造成一個個、一群群英武戰士,讓新中國軍人有了完全不同的精神構成,才使得他們經受住了煉獄般的鐵火鍛造。他們憑借“硬氣功”以肉體擊碎了鋼鐵,用手榴彈戰勝了原子彈。

  拿破侖說,劍總是對精神俯首稱臣的。1954年也是甲午年。朝鮮戰爭因此也可以視作第二次甲午戰爭。新中國軍隊以“謎一樣的東方精神”,在國門外重新贏回了失落百年的尊嚴。抗美援朝戰爭,是中華民族收復百年來精神失地的一戰。

  上甘嶺戰役是整個抗美援朝戰爭的縮影。志愿軍在朝鮮戰場構筑的大小坑道總長1250多公里,挖塹壕和交通壕6250公里,比中國的萬里長城還要長,開挖土石方6000萬立方米,如以一立方米的體積縱向排列,可環繞地球一周半,而這些數字,不是用現代化的工具,而是在炮火連天的戰場上,僅僅憑借人工,在堅硬的山石中開掘出來的。這是上甘嶺戰役背后的奇跡。

  在被美國稱為“最寒冷的冬天”的長津湖戰役中,有一個中國連隊奉命穿插截擊美海軍陸戰隊一師。官兵遠程奔襲,進入1081高地戰位。頓時意識到身下是刺骨的冰雪,身上是濕透的單衣,零下三四十度的嚴寒和狂風之下,沒有一個人動。大家都目視著前方。中國軍隊追擊著美軍,而美軍卻安然走過中國志愿軍預設的阻擊陣地,一槍未響。后面的中國軍隊不知道什么原因,而走過這片高地的美軍,此刻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一百多中國軍人都舉著槍,槍口指向下面的道路,那是陸戰隊正在經過的地方。他們沒有開槍。越來越多的美國軍人走到他們身邊,他們還是沒有開槍。冰雪已經在他們的臉上凝成霜刺,單衣上已經結滿厚厚的冰凌。他們每個人都圓睜著雙眼,注視著準星。他們全部呈作戰姿勢,凍死在陣地上!人、槍、陣地,組成一座靜謐的冰雕。

  什么樣的美術能夠描繪出這樣的作品?什么樣的音樂可以表現這樣寂靜的轟鳴?

  美國軍人向他們敬完軍禮后走了。他們沒有被攔截。但他們知道,以后等待著他們的是什么。

  這是朝鮮戰爭剛開始時的一幕。而上甘嶺是朝鮮戰爭結束時的一幕。

  時下的人們不是流行穿越嗎?現在,讓我們穿越一下:如果是新中國的軍隊來打甲午戰爭,結果會是什么樣?如果中國共產黨有國民黨那樣的條件,抗日戰爭的結果又會是什么樣?

  秦基偉說:上甘嶺戰役“既是敵我雙方軍力的較量,又是兩種世界觀、兩種價值觀、兩種思想體系的較量。”抗美援朝勝利了。戰爭的勝利讓世界對中國重新充滿敬畏:素來倔強的日本,正是在朝鮮戰爭之后,才真正相信中國真的站起來了,而海外中華赤子、各界精英,正是因為新中國的強悍雄壯,一掃百年孱弱病夫形象而心生自豪,所以放棄優越的國外生活,百川歸海般融入祖國;各族人民意氣風發,共同開創了一個夢幻般的理想主義時代。

  由于這種自信的激勵,中國人幾乎在一切領域挑戰“不可能”:他們大膽嘗試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存在過的制度,他們打破封鎖,盡最大可能實現開放,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借助外援努力實現工業化……他們爬冰臥雪,在大慶、在克拉瑪依,幾乎是用手指摳出石油;他們在高聳入云的崇山峻嶺,僅憑著人力和手工,居然凌空打造出“紅旗渠”;他們在一窮二白的廢墟上造出“兩彈一星”,核潛艇……他們有過悲壯的挫折,但也創造了這個民族經濟、政治和文化、軍事、科技領域驚世駭俗的空前成就。

  如果說今天的中國是一座高入云霄的大廈,那么,支撐這座大廈的第一根柱樁,是以上甘嶺的中國軍人們為代表的那一代中國人,用他們的血肉之軀和百折不撓的意志打下的!

  從長征到抗美援朝到兩彈一星,到大慶油田到紅旗渠,貫穿于新中國歷史中的民族精神,都是一樣的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旋律的和鳴!

  19世紀和20世紀上半葉,關于中國的歷史幾乎都是黑色的,就是從毛澤東和他率領的中國共產黨登上歷史舞臺后,中國歷史才有了起色和后來的波瀾壯闊。晚清時期有太平天國運動、義和團運動;民國時期有辛亥革命和無數的戰爭,各領風騷的人物多如牛毛,但是,能夠提出一種完整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體系,并用之于實踐摧毀并取代舊制度,給中國帶來徹底解放的只有毛澤東、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推翻三座大山徹底結束了自鴉片戰爭以來列強一百多年欺凌中國的亂局。開創了沒有吸毒、性病、賭博、黑幫、腐敗等丑惡現象,各族人民親如兄弟、昂揚向上、路不拾遺的新時代。在建立、建設新中國的過程中,毛澤東和他那一代共產黨人,以一種嶄新的文化塑造出煥然一新的中華民族。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創立新中國的歷史,不僅僅是一部中國現代政治革命史,更是中華民族從沉淪中奮起、在血火中新生的一部驚天動地的心靈史。

打贏新戰爭:我們如何“肩負起歷史重任”

  習主席在紀念抗戰勝利大會上說:歷史無法重來,未來可以開創。呼吁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海內外所有中華兒女,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肩負起歷史重任,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斷前行的新成就,告慰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獻出生命的先烈。

  在其他的一些場合,習主席多次說:今天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接近民族復興,同時也是各種阻力最大的時候。

  在這樣一個重要的時代關頭,我們如何“肩負起歷史重任”?

  在我進行著今天報告的時候,香港的占中鬧劇還沒有結束。這是顏色革命的預演。在此之前,已經有烏克蘭在內部動亂中山河破碎。再往前看,埃及、突尼斯、利比亞、格魯吉亞、吉爾吉斯、南聯盟……東歐列國和蘇聯,等等,世界政治的停尸房里,是一大片社會主義國家的冰冷的尸體。

  這是戰爭!新形態的戰爭!而中國依然面臨著巨大的威脅!

  二戰后,美國國家戰略已經根據時代的最新特點,從軍事帝國主義轉向經濟帝國主義和文化帝國主義;在對蘇冷戰勝利之后,又在中東進行了文化帝國主義和軍事帝國主義配合使用的實驗。現在,美國將這三種帝國主義戰略同時用于對中國的立體夾擊。也就是說,今日中國不僅面臨著五維一體的物理空間的威脅,還面臨著超物理空間的社會和心理空間的全方位合擊。對此,只從純軍事的層面強調國防意識已經遠遠不能適應新的安全現實。

  美國著名政治學者亨廷頓說:“對一個傳統社會的穩定來說,構成主要威脅的,并非來自外國軍隊的侵略,而是來自外國觀念的侵入,印刷品和言論比軍隊和坦克推進得更快、更深入。”這既是美國現代戰略經驗的總結,又是對美國未來一個時期全球戰略特別是對華戰略特點的描述。

  聯想到二十年前擁有幾萬枚核彈頭和近400萬大軍的蘇軍,被無影無形卻無處不在的信息思想戰徹底侵蝕、肢解的場景,聯想到不久前被“推特”輕易推倒的東歐、中東、中亞各國,國家傾覆始于思想瓦解,網絡時代“政權一夜垮臺”的事實,讓人不寒而栗。

  美國對中國是怎么想的?原駐華大使洪博培2012年在總統競選演講中自信地說:“我們應該聯合我們的盟友和中國國內的支持者,他們是被稱為互聯網一代的年輕人。中國有5億互聯網用戶,8000萬博主。他們將帶來變化,類似的變化將扳倒中國。”

  黯淡了刀光劍影的新戰爭一樣致命,只是手段更隱蔽而已。他們派出各種“青年導師”和“戰略誤導師”,給他們披上學者或經濟學家、企業家的隱身衣,一邊按照其文化戰略,大規模俘虜中國的人心,一邊進入中國高層智囊機構,誘導中國向低技術和被經濟殖民化的方向發展,試圖讓中國整體性地進入他們主導的國際體系之中。利用其資本把持的門戶網站,發動以顛覆新中國歷史和毀滅共產黨理論基礎的意識形態戰,夜以繼日的抹黑新中國領導人,解構、丑化中國革命,同時還以各種手段推進包含重大戰略意圖的宗教“爆炸性發展”。美國戰略東移,日本集體自衛權解禁,看起來似乎是在和中國比經濟,比軍備,明修棧道的同時,還暗度陳倉,與中國爭人心,爭青年,爭未來,比時間!

  應對新戰爭,需要新技術,更需要新思維。國防的界線早已被突破,戰爭已經超越軍隊和軍事層面,省略肉體血戰階段,直取對方人心意志。

  在新的網絡輿論戰場上,目前的形勢非常不樂觀:正如阿里巴巴上市預示著中國正失去網絡時代經濟和金融制高點一樣,外資控制的門戶網站在中國意識形態領域興風作浪,某種意義上也為我們敲響了網絡時代的輿論警鐘。今天黨和國家部門相對牢固控制著的出版社、報刊,從技術上說是百年前機械化時代的產物,電視臺是50年前電子時代的產物;而網絡媒體屬于當前最新信息網絡技術的產物。用紙面媒體、電視、電臺對決網絡媒體,猶如用大刀弓箭和機槍,對抗飛機坦克。雙方的“武器”和作戰體系存在著巨大的“代差”。如微博、QQ、微信等大眾普遍使用的信息溝通方式都是外資控股的商業社交網站所發明,我們整體上處于被動防御、防不勝防的狀態。

  但技術上的差距還不是最可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理版圖正在受到挑戰,但更大的挑戰,是我們國家的文化版圖和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版圖受到的挑戰。

  美國《時代》周刊駐北京記者站前站長、駐耶路撒冷辦事處前主管的大衛·艾克曼,2003年出版了一本書叫《耶穌在北京——基督教如何改造中國以及改變全球的勢力均衡》,主張西方應用基督教馴服中國,并預測“今后30年內中國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成為基督徒,由此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國家之一”。

  還有多少人信仰其他宗教和西方政治理論?當年,跟在中國共產黨身后的是全國人民,現在我們應該回過頭看一看。至少,我們應該知道入了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以及思想上已經進入西方陣營的那些人,有多少曾經是在我們的隊伍中。他們為什么走?習主席前幾天在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語重心長也是意味深長地要求大家深入思考我們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的、為什么出發的,接受思想洗禮,以利于更好前進。

  意大利政治哲學家馬基雅維利說:“造就最強大國家的首要條件不在于造槍炮,而在于能夠造就其國民的堅定信仰”。

  國家沒有理想,民族沒有精神,國民沒有信仰,再大的體量也不過是一具僵尸。

  由于網絡把世界事實上組織在一起,世界不同政治制度,不同文化和政治理念,不同價值觀念對某一個國家傳統意識形態的沖擊,已遠遠大于對于一個國家領土、領空、領海的直接武力威脅。換言之,政治安全,遠比一般性國防安全面臨的威脅和挑戰更嚴峻、更致命。因此,加強“心防”,就成為第一要務。習主席指出,要強化互聯網思維,要建立強大的網軍。黨、軍隊和國家文宣部門,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需要思維融合、體制融合、任務融合。因為,共同的職責已經在新時代融合得難解難分。

  網絡已成為捍衛國家和民族利益的新的上甘嶺。面對這一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都要思考并行動起來。從國家層面上,要奪回、占領思想文化和輿論陣地,認真、嚴肅地清理那些“吃共產黨飯,砸共產黨鍋”的人,特別是在高校、學術研究機構和各類媒體領域。各職能部門,要站在黨、國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高度,共同研討應對這種民族性新戰爭。同時,將中國共產黨的最新理論成果要通俗化、平民化,使曾經鼓舞了幾代人的那種信仰重新復活,并根植于人民之中。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時代使命。甲午一代、抗戰一代、建國一代、改革開放的一代,像接力棒一樣,把民族復興的偉大使命傳遞到我們的手上。我們責無旁貸,只有竭盡心力,打贏新時代的“心”戰爭,為先輩們的中國夢守靈,為今天的中國夢護航,為后人的中國夢守望!

  (光明網記者 蔣正翔、章麗鋆整理)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黑龍江省鐵路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TEL:0451-828069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黑ICP備1100590號
 
百盈金团是骗局吗